火神纪

看电影。看电视。读书。听音乐。写诗。作文章。人生如此;夫复何求。

无题

  有多长时间不曾静静地坐着,安静地思想,记录一下周遭的生活。很久了,久得我都不记得上次坐在这里时写过了一些什么。
  已经长大得常常让我无言以对的小羲,我那美好的爱情,我那平庸无波澜的生活状态,我亲爱而勇猛的大周,或者是我泡过的茶喝过的酒抽过的烟读过的书唱过的歌写过的电影,或者我迷恋过的诗人与摇滚歌特与妖娆,或者……

  美好的一切似乎都已经被忘却。或者没有被忘却,只是碌碌砖奔忙的生活让我忘却了去记录。我活得跟所有的人一样疲惫不堪,没有太多的思想。曾经一直在说,面包总会有的,诗歌也会有的;于是一路追逐,最终却忘了自己所在追逐的最初本心,要的到底是什么。
  佛家说众生皆佛,道家说人...

《当你熟睡》(Sleep Tight):当彻底的阴秽撕毁了美好的一切

《当你熟睡》(Sleep Tight):最熟悉的陌生人 (文:火神纪)


当你熟睡,我会抱着你,轻抚着你的躯体。
当你熟睡,我的指尖会抚过你的每一寸肌肤,犹如演奏一曲忧伤的小夜曲。
我爱你。所以我会躲在暗处看着你一颦一笑。犹如痴迷一首瑰丽的史诗。
我爱你。所以我会在你熟睡了之后,躺在你的身边,在你的耳边轻轻地呢喃。
当你熟睡,我爱你。我在喃喃自语着爱情。如夜曲忧伤。如史诗瑰丽。
   ——Αρηδ·《熟睡的爱人》


 

  我们其实很难见到一部电影,如同这部。因为我们在路伊斯·托沙(Luis Tosar)演绎的凯撒(César...

犹记得小时候看露天电影的情景。
尤其像这样的潮剧,几乎是全乡空巷男女老少全体出动。

我还记得要挤到前排去还得靠娇小的身躯左冲右突灵动闪挪才得成功。
而今,空荡荡的整个广场,一个观众也没有。

时代进步了,而一个时代的印迹也许就此而消失了。
此情此景,多少有点让人悲从中来。也许我并不是想逆潮流的非主流人士,纯粹只是一种怀旧后的悲悯。

只是记忆里的记忆,也许就永远地定格在了记忆的深处,再也不会重现了。
露天电影,也许将永远而彻底地消失了。

我想,我在LOFTER

查看详情

简评《漂流街》:残暴中稀薄的人性之光


 简评《漂流街》(The Hazard City):残暴中稀薄的人性之光

 (文:火神纪) 

  杀,无赦。 

   在一片枪林弹雨中流淌着的鲜血还残留着,  电视台的节目主持人说:“他做到了,我都说过,上帝本来就是一个巴西人。”              ——Αρηδ·题记 

  这是一部日本电影,不过有香港演员和巴西演员参与,看起来有些乱七八糟的感觉。故事好像也离不开爱情,还有一些编剧或导演想说的什么东西,只是我找不到感觉。 
  不过李嘉欣的表现倒是不错的,以一个强悍的形象一洗以前花瓶的模...

读两只猫日记《金子宝贝》:祝你永远热泪盈眶

读两只猫日记《金子宝贝》:祝你永远热泪盈眶

(“祝你永远热泪盈眶”引用自男爵的作品,在此感谢。) 


  我有话要说 

  而你却只能听 

  因为我不是请求 

  因为我用的是一种祈使的句式 

   

  我要给你一个避雨的理由 

  我不要你再有那种死心塌地的绝望 

               ——题记 


1.总序·肢解两只猫的欲望不断地冲击着我的思索。 

   

  看完了两只猫的一年多来所有的作品,两只猫让我问一个问题,结果我却问了...

《小爸爸》:屌丝逆袭完胜高富帅

 《小爸爸》:主旋律下的惯性矫情

文:火神纪

  

我还年轻,我渴望上路。

  在路上;我们一路嚎叫。  我们都是暗夜行者,游走在城镇与城市之间。  远离愤怒的陌生人,躲在阶梯中,像一个次要角色。  参加一个裸体午餐,我们不是瘾君子,  我们都是愤怒的青年。      —— Αρηδ·《垮掉的一代》

  记得很多年前看过一本书,说的是美国那《垮掉的一代》;只是,我们何尝不是垮掉的一代人。我们不如我们的祖辈有虔诚的信仰,我们也不如我们的父辈生活的当代里有强悍的造神运动;于是我们怀疑一切否定一切,我们没有任何坚定不移的信仰。然后我们在怀疑与否定中渐渐长大,长成了现在这个模样。
  如今,当...

真相的个数 提问:

与我分享一件你认为最伤心的事吧,无论是什么,如果你愿意的话。

火神纪 回答:

最伤心。小时写日记,写了很多年。初三那年期中考试考砸,母亲一阵狂风暴雨的责备,最后拿我的日记本说事。我一犯狂,一把火打十几二十本日记和三本小诗词给烧了。很多年后,我真的以撰稿讨生活时,母亲颇有些愧疚。 伤心的是那些再也找不回的情感,以及我无法排解母亲大人的愧。

© 火神纪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