火神纪

看电影。看电视。读书。听音乐。写诗。作文章。人生如此;夫复何求。

韩剧《宫》(Princess Hours):华丽背后隐晦的乱伦味道和平民窥私欲的膨胀

    《宫》:华丽背后隐晦的乱伦味道和平民窥私欲的膨胀
                      (文:火神纪)

1.灰姑娘现代版本的庸俗意象   

  近来两天一直在看这部所谓风靡的剧集。大行其道,也许总归有些吸引人的地方。 
  打开任何一集,总会有说明是2006华丽奉献。的确,说这部剧集华丽半点也不为过,纵然里面所有的汽车都是国产的大众汽车,可是依旧很华丽。 
  我曾经想过我应该不那么苛刻地接受一些大众都能接受的东西,那样我就可以很恶俗地跟着所有的人一起欢笑,奈何呀。也许并没有任何完美的东西存在,所以,就让我们姑妄接受这些并不是那么完美的东西吧。 
  不管怎么说,这部剧集的想象力是值得钦佩的。在一个没有君主立宪制的国家凭空地想象出一个君主立宪制的体制,然后在这样一个凭空想象出来的基础上发展所有的故事情节。如果这是一个政治构想的话也许反而不那么惊世骇俗了,可是这一切的凭空的思索仅仅只是为了已经是陈腔滥调的灰姑娘传奇,那就不能不让人惊叹了。 
  现代的灰姑娘似乎是韩剧的一个传统题材,只是所有的故事都发生在那些灰姑娘和现代财团公子之间,反正都是构想,为什么不更彻底一点,直接地构想出一个真正的王子,真正的灰姑娘出来呢。 
  如果把这些故事搬到别的地方里去,我们也许没有办法否认,这部剧集跟所有的韩剧一样都只有几个偶像形的主角和庸俗得不能再庸俗的故事,而且没有半点吸引人的地方。

    2.极尽华丽的后景色调和剧情底层无力的苍白  

  这样的剧集似乎只可能出现在非君主立宪制的国家。因为在真正的君主立宪制国家里,皇室之所以被保留只是因为人们所渴望的现代童话的放逐以及期盼,所有的民众对帝皇之家的仰望扼杀了出现这种剧集的所有可能。电影以及电视上的帝皇争夺和宫廷的爱杀情仇永远只能出现在远古时代,没有人敢对现代的皇室有半点遐想的敬畏心理只能在非君主立宪制国家里的一个假想:假如我们现在也是君主立宪制的话…… 
  这样的想像力是非常值得赞赏的,因为第一集里的这个假设,后面所有的情节都将构建在自我的幻想里。而且绝不可能雷同,没有框架的幻想是绝对可以提供一个天马行空任我遐思的平台和构建基础的。 

  华丽。极尽华丽。 
  这部剧集的所有画片都有种精雕细凿的味道。我在看这部剧集的时候发现,随手一个截图都是很漂亮的壁纸。所有的画片上的任何一个构成都是经过精心排列出来的,构图上远近的距离和空间的排放都是很精细的。很多的镜头构造上都有一种很细致的味道,比如两个人物的特写,制作班子会在镜头前面的桌子上摆上一些很细致的装饰品,比如书桌上的书,灯台,整齐的笔等等。这样做出来的视角永远是一种窥私的味道,看起来并不像在演戏,而更像是我们躲在某个角落里偷偷窥望。 
  这部剧集最吸引人的地方也许就是在所有的这些故事都发生在皇室的这个凭空的构想基础上。所以说,这是一部满足了现代平民对贵族窥私欲望的剧集,这是这部剧集大获成功的一个最大主要的原因之一吧。而除去了一个原因之外,其实这只是一个平淡得不能再平淡的现代灰姑娘故事。 

  三角,四角,甚至多角恋爱;平民中所有的女性组成的灰姑娘团队和两个王子加上韩国财团公子组成的王子团队;灰姑娘和咆哮式的叫喊和王子冷漠的表情;爱以及不爱的猜想;怀古味道的遐思和现代科技的冲击……这几乎是这部剧集的所有元素了。 

  所有的这些恶俗的元素在宫殿和君主立宪制度的假设平台上堆积起来,于是很庸俗的一切看起来似乎都显得新奇而让人期待了。一部彻底苍白的剧集披着天马行空式的渴望和期盼足以让这部剧集大获成功了。 
  满足了人们对皇室的所有幻想,远古的皇室和宫廷对我们来说已经太遥远而且太过于无稽了,而纵然这个故意依旧荒谬,可是和我们处在同样的时空下的帝皇对我们来说更具有吸引力。 
  灰姑娘的故事是所有少女最祈盼发生在自己身上的期待;而对男孩子来说,王子永远是自身残缺的自我满足的幻想。这就是这部剧集大行其道最主要的原因吧。

    3.隐晦的乱伦味道  

  莫非是皇室的宿命,带着一种浓烈的丑闻的气息如此诱人。平民的窥私欲也许永远不会停留在那种向上的高高仰望而更多的时候总是带有一种幸灾乐祸的祈盼。 
  从孝烈太子的太子妃和现在皇帝的暧昧到现在的义城大君律对信的太子妃的迷恋,这更符合我们那种幸灾乐祸的心态。 

  结婚。他们在城堡里永远幸福地生活在一起。 
  灰姑娘的故事以及以前所有的童话故事里那种所谓的美好的结局,在这个故事里才刚刚开始。因为我们再也没有办法相信他们真的会永远幸福地生活在一起。 
  小时候有人告诉我,为什么童话到了最后总是一个同样的结局:城堡;在一起;幸福地生活;永远。因为王子和公主的生活一样是柴米油盐酱醋茶,和我们一样的恶俗,而所有的人都不会接受恶俗的东西会变成童话。我们宁可相信那些虚妄的所谓美好,不是天真,而是我们很多时候宁愿自己多少还残留着一点点天真;纵然这样的天真多少来得有些刻意。 
  我们宁愿相信,因为我们不能接受一个完全而彻底麻木的自我。我们宁愿相信这个世界还有童话,因为我们很无奈地祈盼我们这个钢盘和水泥的世界多少还有些天真。 

  然而太多太多的类似的谎言让我们开始厌倦,我们需要的那些东西在我们无止境的贪欲里变得索然无味,所以,我们又开始寻觅一些更能够刺激我们感官上的东西,比如别人的丑闻,这就是幸灾乐祸的根源了。 
  与其说是皇室的宿命,倒不如说是这部剧集带着宿命的色彩而不能不安排上一些丑闻。这部剧集始终很尽职地行驶着作为狗仔队的职责,而皇室就成了一个虚拟的光圈一样吸引着这个狗仔队狂轰滥炸式地挖掘。 

  而最有代表色彩的就是上面说到的那两个不同时期的太子妃与太子之外的皇子的暧昧味道。 
  很隐晦,隐晦得不着笔墨。可是正是这种不着笔墨的东西激荡起我们更加无穷无尽的好奇和窥私欲望,我们只能百般无奈地围着这部很无味的剧集转圈。 
  后面的很多剧情显得有些拖沓而且乏味。可是我们都在祈盼信和彩京会幸福,祈盼律会找到一个喜欢他的女同学跟着他在另外的城堡里生活。幸福地生活在一起,直到永远。 

  当这样的祈盼演变成一场政治斗争的时候,我终于明白我还是被编剧给糊弄了。

    4.最后  

  不得不说的是信和律两个皇子对情感的表达方式。 
  无疑,律是一个不讨人喜欢的角色。信的爱是一种隐涩的,包容得甚至是纵然的爱;而律更多的是一种张扬,甚至带点不择手段的爱。 
  在彩京和信的爱情中,凭着一种先入为主的主观色彩,律就成了一个入侵者了。而律的方式非常地极端,我记得彩京说过对信的情感是一种由因为感觉信的寂寞而怜悯他而升华到爱的时候,第二天的律很匆忙地表达了自己比起信来可怜得多的境地。那时候我的第一个念头是:可耻呀,无所不用其极的律。 

  很多时候,信的冷漠而默默无闻地包容显得更让人心动。而律的某些纵容甚至是怂恿看起来显得自私而可耻。 
  许多时候的信总是为了彩京可以更快地在宫里站得住脚而且总是努力地把任何事情都往一个好的方面推进;而律更多的时候并没有顾及彩京的感受甚至把彩京推向一个更穷途的末路。 
  也许我们不应该怪律的自私,除了这么做,其实他已经没有办法得到他所迷恋的女子了。有人说过,因为爱,所有的罪恶都可以被宽恕的。也因此,最后剧集给律安排了一个悲情的结果,只是不知道为什么,这样刻意的煸情对我来说已经不能再挑起我半点同情心了。 

  还有一点是彩京的情感波折。后半部突然对信的疑虑和突然对自己在宫中的生存的疑虑看起来和前半部相对来说转则得太多。 
  也许只是因为太想保住那种所谓的收视率而弄出来的那种剧情上的拖沓,看起来郁闷不已。 

  这也许也是我不喜欢看剧集而更喜欢看电影的原因吧。毕竟电影来说没有那么无止境的篇幅和不停增加的无奈的剧情,精练而简洁。剧集,除了那种精练的情景剧之外,我也许已经没有办法接受其它的了。 

             2006年6月27日;丙戌年六月初二。 

  附注:剧集资料。
  ■片名:《Princess Hours》
  ■译名:《宫》
  ■导演:黄仁雷(In-roe Hwang)
  ■编剧:寅恩雅(Eun-Ah In)
  ■主演:朱智勋(Ji-hun Ju)/金正勋(Jeong-hun Kim)/宋智孝(Ji-hyo Song)/尹恩惠(Eun-hye Yun)
  ■类型:爱情/喜剧
  ■集数:24 集 
  ■产地:韩国 
  ■语言:韩语 
  ■色彩:彩色 
  ■制作发行:MBC-TV Korea
  ■首映日期:2006年1月11日(MBC)   

如果您觉得本文值得收藏:请点此下载本文,保存一个PDF文件到您的电脑中。

评论
热度(5)

© 火神纪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