火神纪

看电影。看电视。读书。听音乐。写诗。作文章。人生如此;夫复何求。

王新民版《侠客行》:配角赏析之悲情梅芳姑

    


《侠客行》:配角赏析之悲情梅芳姑
(文:火神纪)

  我看过金庸的这本《侠客行》,不过这篇文字是看了吴健主演的电视连续剧之后才写的,不关原著,虽说这部剧集和原著相差并不远。 
  描写这个角色的篇幅很少,但是看完全剧,我还是对这个角色比较有感觉,就写一写吧。 
   
  梅芳姑。配角得不能再配角。从跟石清和闵柔三人同门学艺的时候,就已经喜欢石清。只是石清却喜欢闵柔。 
  在全剧的最后用一段对话来理顺这三个人的关系。 
   
  梅芳姑问石清,石清答。 
   
  我长得漂亮还是闵柔漂亮? 
  当年你是武林中出了名的大美人,闵柔虽说长得并不丑,可是和你相比,却相去甚远。 
  那我的武功比起闵柔又如何? 
  你出身武学世家,又兼学了许多门派的其它武功,不要说闵柔,就是我也比不上你。 
  但是却为何你和闵柔在一起就有说有笑,和我在一起却不苟言笑没有一点好眼色看? 
  因为和你在一起我总是自惭形秽,我知道,我配不上你。 
   
  梅芳姑因爱生恨,从石清娶了闵柔就总不让他们安生。抢走他们的儿子石中坚,换一个死婴回去,打得稀巴烂。 
  梅芳姑自己终身未嫁,养大了石中坚。 
  可以想象,那么些年,她过的是怎样的一种日子。 
  怨恨。本来那些幸福而美满的生活应该是属于自己的。有一个疼爱自己的丈夫,有自己的孩子,夫妻,仗一把长剑走江湖。 
  然而,这一切却都让一个貌不出众,武艺平凡的闵柔打破了。 
   
  别人就恩恩爱爱,我却形只影单。别人相亲相爱,我却孤身一人。别人花前月下,我却残烛孤灯。 
  人比黄花瘦。只是可叹的是,黄花纵然瘦了还有词人赋词,人瘦了,却有何人看。 
  因爱生恨也许就是这样种下来的根。一个人,总是一个人。自己爱的人娶了别人做妻子,我却总一个人独处。难免生出几番惆怅,幽愁,悲怨,愤慨,甚至忿恨。 
  一个才貌出众的女子,自然不免心高气傲。于是,惆怅无人诉说,生出幽愁;幽愁无处去,生出悲怨;悲怨无边,生出愤慨;愤慨日积月累,于是就终成了忿恨。 
  这一切终于演变成了一种疯狂。 
   
  一个才貌出众的女子,自然不免追求者众。因为放不下原来的感情,无法接受新的情感,又无法对付那些苦苦纠缠者,自毁容貌。 
  但是因为本身是极美之人,爱美之心也许比常人更甚,下不了手,于是就戴一个丑陋的面膜戴了大半辈子。这一点,没有人能说她不够深情。 
  在她看来,也许,美貌只是为了石清,石清不看,也就无所谓给别人看了。总在说,女为悦己容,其实,女人的妆扮不也是为悦己者。 
  在荒山野岭筑一个小草屋。当年武林中出了名的大美人就此终老一生。 
   
  什么天下第一正直大侠,什么黑白双剑,全他妈见鬼去吧。 
  既然你们让我终身抱憾,那么,我也不给你们好日子过。 
  抢走了石清夫妇的儿子。不忍下手无奈之下只能自己抚养。看到儿子又想起父亲,自不免终日咒骂。 
  所以石中坚从小到大都不知道自己叫什么名字,养大他的娘叫他狗杂种,他也就应着了。在他看来,这个名字显得更亲切而温情。 
   
  姑且不论她抚养喜欢的男人的儿子是出于一种报复或者其它的情感,是她养大这个孩子,这一点是无须争论的。 
  一个守身如玉的女子,一个只为一个男人守身如玉的女子,为这个男人养大他的孩子,而这个孩子却是这个男人和自己的情敌生育的。 
  多少有点无可奈何的悲凉。纵然在抚养的过程中她不停地用一些辱骂这个孩子,只是在孩子看来,母亲用这样的方式教养他,这并没有错。 
  而且,孩子多少总有其父亲的影子在身上,所以,睹人思人,总不免有些伤感和无处可诉的惆怅。 
   
  一个女人,一个孩子,一条狗。这便是他们生活的全部了。 
  我曾想过,如果梅芳姑生在现代这个社会,也许,就不会有这些悲怆发生了。 
  在那个年代,眼中所见,耳中所听,除了这一个男人还是这一个男人。日久不免生情。如果生在现在这个年代,除了这个男人,其实还有千千万万个男人在。 
  也许可以说,梅芳姑的悲剧是那个环境造成的。而且她并不是泛泛女子,才貌出众,这样的女子在现代社会是绝不可能孤独终老的。 
  总会在某个黄昏,某条长长的街道,某一个路边的长凳,某一个拖着狗散步的男人,穿着某一件长衫,在某个路灯下面,顶着头上淡黄的灯光在为她守候。 
  总会遇到某一个比石清更优秀的男人,那个男人没有一个叫闵柔的师妹。而且因为优秀,跟梅芳姑在一起,也就再没有石清说的所谓的自惭形秽,不会感觉自己配不上她。这一切决定了梅芳姑不再会孤老终生,某个男人会温情地对她,呵护她,在她累了的时候,总会有某个肩膀给她依靠。 
   
  然而,在某个年代来说,在那个年代的视角里,这样的男人永远也不会出现。 
  而且就算出现了某个男人,在梅芳姑眼里,可能永远也比不上石清吧,就算石清武艺不如她,相貌也一般。可是爱情,似乎总是这样盲目而不理智的。 
  某个时代,女子总是要三从四德的。就算一个不喜欢自己的男人,然而,自己却喜欢这个男人,依旧也必须三从四德,对这个男人从一而终。 
   
  是不是可以这样说,某个时代造就了一个悲情的梅芳姑。 
  梅芳姑最终是自杀身亡的,用一把菜刀,一把养子给她做菜用的菜刀,割脉自尽。死的时候,似乎没有什么遗憾,也似乎,遗憾得没有办法再去追究的无限凄凉。 
  在这个自杀的镜头之前,是闵柔的自杀,只是闵柔的自杀显得有些矫情做作,似乎更像在对梅芳姑示威。这一组矫情做作的镜头也许多少有点意义,更加煸动了后面梅芳姑的悲切和无奈。而在这个自杀的镜头之后,是石中坚一路狂奔,跪倒在大地的尽头一声无穷无尽的悲叹。 
   
  在这些镜头之外。会有一声叹息。时代之外。思想之外。一声幽幽的叹息。 
  悲情无限。 

                     2005-12-25;乙酉年十一月廿五。

  附注:剧集资料。
  ■剧名:《侠客行》
  ■导演:王新民
  ■原著:金庸
  ■主演:吴健/周莉/杨欣
  ■类型:武侠/古装
  ■集数:40集
  ■产地:中国 
  ■语言:汉语普通话 
  ■色彩:彩色
  ■首播日期:2000年

如果您觉得本文值得收藏,请点此下载本文,保存一个PDF文件到您的电脑中。

评论
热度(2)

© 火神纪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