火神纪

看电影。看电视。读书。听音乐。写诗。作文章。人生如此;夫复何求。

《灭鼠大战》(The Rats):结束的过程令我悠悠神往

  

《灭鼠大战》(The Rats):结束的过程令我悠悠神往
  (文:火神纪)

当我们在这个世界上游离态般地生存,我们是否曾感觉到一种危机,或是别的什么;我们是否听见一种声音,告诉我们一些什么样的道理比如那些我们从不曾意识到的消逝的声响。                  ——Αρηδ。题记 。   
  我已经不复记得我用的是一种什么样的心态去看完这部片子了,所有的那些特写境头到现在依旧让我毛骨悚然。我只是觉得好奇罢了,对于和我们人类并存于这个世界最强盛的另一种物种,当和我们人类敌对的时候,生存下去对我们来说会是什么样子的呢。 
  于是我在网上的很多电影里最终选择了这一部,一个平平无奇的名字:《灭鼠大战》(The Rast)。 
   
  也许正如我自己曾经说过的,我是不个不负责任的观看电影的人,我从不追究一部电影的流派,导演的其它作品,演员的阵容……于我来说,一部电影就是一部电影,我喜欢把这些电影单独作为一个整体来看,忘却了那些喜欢电影的人们都熟悉的名字,忘却了那些演绎过其它作品的导演和演员,电影,就只是电影而已了。 
  所以看这一部片子的时候,我和以往一样,只是好奇或是其它的原因,于是点击,而后观看,有了感官之后的感受,于是记录。 
   
  这部电影带给我的最多应该算是恐怖了,从那些特写的镜头出发,作为一个像我这样无比畏鼠的人来说,几乎已经在挑战我的底线了。尤其是当整个镜头里都是老鼠,像潮水一样向你涌过来的时候,或者当那些演员全身上都爬满了老鼠的时候,我在想,那会是一种什么样的恐慌和害怕。当然只是从一个无比畏鼠人的角度来看。 
   
  除去了这些从视觉上带给我的东西之外,其实这部片子应该算是一部烂片了,不论是剧情或是人物造型,不过多少能带给我一些让我反思的东西。 
  记得里面有一段是讲老鼠的话:能在任何一种环境生存,忍耐,聪慧,坚强,能控制自己的心跳,甚至体型;只有印度最艰辛道行最高的苦行僧才能做到,作为对手,老鼠是当之无愧的……这句话是一位以灭鼠为职业的专家说的…… 
  的确,老鼠,一种我们如此熟悉却又如此不熟悉的动物,在每个人五步之内都有这种动物的踪迹,却因为它们始终躲藏,因此除了一些专门研究它们的人们之外,我们并不了解这种动物。因此我恐慌。我一直害怕一些我自己还不曾完全了解的事物,对于那些未卜的迷惑我总是如此思虑而担忧。 
   
  故事在一个假设中开始:假如老鼠不再畏惧,而且强壮而具有攻击性和侵略性,于是……剧中用一种植物使这个假设成真,于是所有会发生的一切都发生了…… 
  老鼠的生繁能力极强,从第一代的变种的老鼠开始,两年时间,这个基数变成一个庞然大物,一整个城市里的地下道布满了都是一种看似老鼠却非老老鼠的东西,这让我不能不感觉害怕。 
   
  某些镜头到现在依旧历历在目,比如地铁的车箱,从下水道涌出来的老鼠往满是人的车箱里涌,人群一下子惊恐起来,疯狂地跑…… 
  在那个时候,我突然才发现所有的人都一样,脆弱得经不起一点的打击,就算对手是人们一直说的过街老鼠,只是当那些过街的老鼠群聚而不再惧怕人类并向人类走过来的时候,没有一个人想到了喊打这个词了。 
  惊惶失措,尖叫,相互地推卸着逃跑,已经不再想起老弱妇残,不再想起所谓风度或勇敢了。 
  那时候我作为一个一样懦弱而无能的人类而感伤,假如是我在那里……我一样会拔起腿来逃跑,顾不得前面的是女人或者小孩子了,我一样会拨开他们,向前面跑…… 
  可耻的想法,只是我没有办法阻止自己那种求生的欲望,所以忘却了所谓勇敢。 
  那时候我甚至想过,假如我是作为那一股泉一样涌向人类的老鼠中的一只呢……又是一个可耻的想法……不过那样活着也许更趋向一种纯粹和平静……为了一种埋饱肚子的本能欲望,冲向任何一种能满足这种欲望的东西,向上爬,张开尖利的长长的牙齿,撕咬和挣扎中满足而饱满自己的意志。 
  为了这种欲望能够忘记对手的强捍和艰险,向前,只有向前,一个物种的强盛在那一瞬间和另一个物种的种种劣根性之类的东西相对比……我躲闪,甚至临阵倒戈……然而作为其中那个弱势的物种中的一员,可耻……无限可耻…… 
   
  我看到了一种我向往的生活,一种只是为了本能,只是为了欲望,不再惧怕不再后退和回头,一味向前的意志和坚定。 
  安静,只是因为我的目标终会实现,因为我想实现的东西一定会在我的冲锋陷阵中在我的眼前降临。只是我好像已经失去了这种我称之为心态或是信念的东西,却在另一种从来只敢躲在黑暗中的和我们如此邻近的物种身上看到这种闪光,我不能不感叹,我不能不恐惧和不安。 
   
  虽说故事的结局依旧往那种正常的模式的发展,不过我最欣赏的是那个结尾,人类似乎真的战胜了,如同人类千百万年来一样战胜其它的挑战一样依旧战胜。 
  却在那个如此安祥的花园里,午后的阳光,幸福地一起漫步的情侣,天真的孩子……阴暗角,那些老鼠却还在窜动。 
   
  希望在那些温暖的阳光和天真的孩童身上,绝望在那一个物种的本能欲望。 
  我又想起了那句说老鼠的话:能在任何一种环境生存,忍耐,聪慧,坚强,能控制自己的心跳,甚至体型;只有印度最艰辛道行最高的苦行僧才能做到,作为对手,老鼠是当之无愧的……而且它们已经不再惧怕,不再只是躲藏,不再只是满足于那片漆黑,埋饱肚子的欲望…… 
   
  看完电影我在自家的院子里走过,父亲种的那些花花草草中间,黑暗,突然一声响,莫名的东西在胸口涌起,我快步走过,不记得向那个有声响动的地方,是不是有些幽暗的光亮闪烁…… 
   

                  2005年1月20日,甲申年十二月十一,大寒,午后完稿。

  附注:电影资料。

  ■片名:《The Rats》

  ■译名:《灭鼠大战》

  ■导演:约翰·拉菲亚(John Lafia)

  ■编剧:Frank Deasy

  ■主演:梅晨·阿米克(M?dchen Amick)、文森特·斯帕诺(Vincent Spano)、Shawn Michael、黛维·切斯(Daveigh Chase)

  ■原创音乐:Elia Cmiral

  ■摄影:David Foreman

  ■剪辑:Michael N. Knue

  ■类型:惊悚  

  ■片长:94 min

  ■产地:美国  

  ■语言:英语  

  ■色彩:彩色  

  ■分级:Rated R for some creature violence and brief nudity

  ■幅面:35毫米遮幅宽银幕系统

  ■摄影机:Panavision Camera and Lenses

  ■制作公司:20世纪福克斯公司

  ■发行公司:二十世纪福斯家庭娱乐公司

  ■首映日期:2002年9月17日(美国)

如果您觉得本文值得收藏,请点此通过SkyDrive下载本文,保存一个PDF文件到您的电脑中。


评论(1)
热度(10)
  1. pq的天空火神纪 转载了此文字
  2. 一刻宁静,一片天空火神纪 转载了此文字

© 火神纪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