火神纪

看电影。看电视。读书。听音乐。写诗。作文章。人生如此;夫复何求。

作文之做爱理论:答CWG之质疑

作文之做爱理论:答CWG之质疑

(文:火神纪)

  就小鱼说的那些关于湿湿的东西,这一点我从来不否认,的确,那天想重新写这篇东西的时候我已经感觉原来的那些是不是应该大段大段地删去呢,结果我没有。 


  小鱼应该还记得我说过的做爱理论,关于写字。我写字就跟做爱一样,只是为了发泄而发泄,偶有一两句自己认为是经典的东西,那只能是做爱时一两个自己满足的细节罢了,除了我自己一般别人也没办法去追究。而且我从不曾修改自己写的东西,还是和做爱一样,就算其中有一两个步骤自己觉得不满意,那我是不可能会和小鱼一样过后还仔细品味而且想着如何做会更好甚至想着去修改原有关于做爱的那些步骤……No Way……已经是记忆的东西何苦还要去翻出来呢?我会在下次做爱的时候注意不再犯原有的错误并改进做爱的质量。这是我写文章的方法,而且各人有各人的作法,所以这一点无所谓争论了。 

  既然我写东西是出于这种做爱的理论,那么我就不再会计较做爱之前会花多少的口水和前戏的久或不久了,的确,这篇书评我是不会收入自己的文集去的,如果真的要收进去,那么也许我会大段大段地删去或大幅度地修改一翻,然而这是发到论坛上的东西,于是更多的是一种宽容和这个论坛的人员有关的东西都会搬上来了,正如说到飞猫的那一段或者是前面那些无谓的引……我只是希望小鱼明白,论坛上的东西更多的是一种游戏之类的东西而不是正正经经的作文了。 

  我不会改变原来已经形成的一些看法,比如说小鱼的肤浅。 
  小鱼其实很多的东西都不懂,正如对男爵的看法,小鱼显得如此不成熟,也许你认为自己好像很懂得男爵是个什么样的人,其实你不懂。就算到了今天我也依旧如此认为。不过我说这话并不是说我自己就懂,其实我也不懂,只是比你懂得更多一些或更早地多懂一些罢了。有时候我连自己的一些想法和做法都无法完全了解,谈何说我会了解另一个人呢。比如我的容容,曾经我是这样认为,我的容容应该是我的,毕竟我花了无数的时间和精力去经营的这个女人,然后最后我却明白了,我的容容和容容本身,其实有很大的差距。人本身就是一种很复杂的东西,我们连我们自己都不曾完全了解,对于别人的看法只能是一些肤浅而片面的看法,谈何了解。光是我能看透这一点而小鱼不能,我已经有能力判定小鱼看到的男爵比我更肤浅了。 

  小鱼说我的文字过于铺张,从我写的那组《这些天来》的诗就这样子说,记得那时候的小鱼说,具体意见等回家再说,然而最后却不曾见到,小鱼总是这样,自己说过的话都不曾记得,而小鱼犯的更大的一个错误是,在说我的文字湿湿的时候,自己却喷了满地的口水。 
  纵观小鱼楼上的那大段大段的回贴,看到最后发现能引出我的砸头的只有一两句话罢了,可见小鱼的文字比起我的文字,水分倒多了不少,只是我至少总在承认自己写的东西有很多的口水而小鱼却死皮赖脸地用更多的口水来扑灭我的少许口水。看回小鱼的小说或散文,口水不见得比我写的东西少多少,可耻的小鱼。只是以前小鱼不说我我也就不曾说你罢了,不过今天既然说到水这东西,嘿嘿,说真的小鱼你回头去看看自己写的东西比起我写的东西又如何,比如你的游桂林的散文或是切扁桃腺的小说…… 

  最后我想说的,其实我更在意男爵的回贴比小鱼的回贴,写的书评能得到作者如此多的肯定已经让我受宠若惊了,小鱼永远不会明白我现在的这种感受。不是说小鱼写不出这样的东西来,只是说小鱼不会明白看懂了这一篇小说时的感觉,也不会明白这种感觉让小说的作者肯定的那种感觉。 

  比起小鱼来,其实我应该是很满足了。 

                   2005年1月26日,甲申年十二月十七凌晨 

如果您觉得本文值得收藏,请点此通过SkyDrive下载本文,保存一个PDF文件到您的电脑中。

评论
热度(5)

© 火神纪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