火神纪

看电影。看电视。读书。听音乐。写诗。作文章。人生如此;夫复何求。

无题

  有多长时间不曾静静地坐着,安静地思想,记录一下周遭的生活。很久了,久得我都不记得上次坐在这里时写过了一些什么。
  已经长大得常常让我无言以对的小羲,我那美好的爱情,我那平庸无波澜的生活状态,我亲爱而勇猛的大周,或者是我泡过的茶喝过的酒抽过的烟读过的书唱过的歌写过的电影,或者我迷恋过的诗人与摇滚歌特与妖娆,或者……

  美好的一切似乎都已经被忘却。或者没有被忘却,只是碌碌砖奔忙的生活让我忘却了去记录。我活得跟所有的人一样疲惫不堪,没有太多的思想。曾经一直在说,面包总会有的,诗歌也会有的;于是一路追逐,最终却忘了自己所在追逐的最初本心,要的到底是什么。
  佛家说众生皆佛,道家说人本灵而入混沌;我总觉得这二者其实说的是一个道理,人在这世间上,不正是越活越迷糊,越活或混沌。

  记得小时候我们想做一件什么事,我们会拼尽全力目标精准地去把那一件事做成功;我们想要一件什么东西,我们会每天每时每刻不停地渴望直至我们终于得到。越大,越老,我们是不是因为想要的东西太多,我们知道我们不可能把所有的事情都做成功,我们也知道我们不可能得到我们所有想得到的一切,于是我们开始了四处张望,处处停留驻足,事事谨小慎微同,最终我们也许做成的事还没有小时候来得干净利索,得到的东西也不如小时候那般欢腾跳跃。
  是不是生活磨砺了我们,还是我们渐渐地迷失了自我——忘记了我们曾经是那般无畏勇敢张狂骄傲轻佻。老人说处世要圆滑,于是当我们开始以圆滑作为托辞来表述我们当前的行为时,其实我们就已经是老人了。人老则成精,成了精是不是就与佛无缘了,与道相远去。很多时候无法相信我们已经渐渐地老去,总还觉得自己还是当年那初出茅庐的小诸葛,隆中对时指点江山气吞河山那般意气风发;只是低头望时,才发现自己已两鬓斑斑,年华不再。

  江山不改红颜老,国破家亡英雄逝。霸王与虞姬的故事千年传颂,也许就是因为那英雄气短,因为那红颜摧烬;我们都有热爱凄美的悲剧情结。刘邦建汉朝,如今我们皆称汉族,可是对于刘邦的情感,我们远不如对霸王与姬;不是我们忘本忘根,而是我们皆同情失败者。成王败寇的成语在楚霸王身上根本就不成立,力拔山兮气盖世的霸王不是败在他的力气与智谋,而败在了性格。所以我们看霸王,我们爱霸王,因为我们的性格也都没有刘邦那样强悍与无敌。
评论
热度(1)
  1. 春天的春天火神纪 转载了此文字

© 火神纪 / Powered by LOFTER